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祈魂傳說笔趣-第23章 世界真瘋狂閲讀

祈魂傳說
小說推薦祈魂傳說祈魂传说
“噗~”白止不知哪里来的槽点噗嗤一笑,道,“这大球难不成是来自某岛国的忍者一脉水影村卡卡东么。”说完还摆起弯腰状右手扶腰做起相应滑稽姿势。
再看毕长歌貌似又呈现出嫌弃之势,漂亮的血色瞳孔貌似有上翻的趋势,不过还是控制住了,然后正常道:“走吧,新人,去检查下四周。”
白止貌似没有看到毕长歌刚才的眼神,自顾自的说道,“来吧,就让哥来找到这位忍者球吧~”随即从口袋中拿出手电向四周照了起来,周边的病例依然如方才般静静地躺在病例架上。
白止想起三楼保险箱里看到的实验单,记起那所谓的D1实验溶液,拿起身旁储物架上的一本病例开始对比起来,这本病历看起来很正常,除了后续病人的跟进治疗上有一些奇怪的字母加数字。
登金阙
刚开始白止以为是相应的化学方程式,看上去确实是一些相应的方程式。但是,仔细看后发现一些类似乱码似的方程式之间夹杂着一排D1打头的六位字母:D1ZLSY。
白止又拿起另一本病例,毫无疑问再跟进治疗上依然有一个类似的位置掺杂着这六位字母。在又翻看了几本放置于一楼不同位置的病例后发现依然如此后,白止确信这是一个重要的口令,应该是密码!
白止转头望向貌似在墙边闭目养神的毕长歌喊道,“嘿,睡着了的小哥,来来来。看哥的重大发现。”
可能是错觉,白止说完这话后看到貌似毕长歌又显出那种眼神。毕长歌好似习惯如此大条的新人了。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转身过来挑起那漂亮的桃花眼,一副你行你上的眼神。
白止这种人的性格岂是能被人这样激的,看到这情形,直接走向先前的20平米的小房间,走向那一人高的保险柜,静静地拼起那六位密码。
万相之王 天蚕土豆
真是不拼不知道,一拼吓一跳啊,原来这密码锁很是繁杂,是类似千机锁般的简易装置,唯一复杂的点在于锁是由一根材质坚硬的不规则粗轴被6个由34位字母及34位不规则平面环装物相拼而成。所以如果不知道密码,有生之年能否打开都是未知数啊。
白止怀着激动地心情输入最后一位字母,只听“叮”的一声,密码锁打开了!
白止迫不及待的拉开保险柜门,拿出手电照向保险柜内,只见柜内只有一具140公分左右的人型物成站立姿势钉在其中,仔细一看只是一张苍白的人皮,还有泛着银色的骨骼,钉在其额头,双手,双脚,胸腔中央的是六根铁刺。空洞洞的双眼位置貌似因为骨骼的银色产生出来的诡异的银边黑洞,看上去十分恐怖。
白止虽然总是一副强悍的样子,实则还是没经过太多大风大浪,尤其是这种事件的男孩儿,这突然的发现难免让他吓了一跳。只听一声尖叫,大喊道,“啊!!卧槽,吓死你爷爷了!!”
只见白止边叫边用劲向后跃去。可能是用力过猛,把地板踏出两个合脚的坑洞。白止拔出双脚发现脚下的洞竟然发出淡淡的银光。这说明什么——
这里有地下室!!
原来白止所踏坏的位置是通往地下室的隔板,打卡隔板是一处通往地下室的旋梯,白止打开隔板后看到旋梯后,扶腰大笑道,“哇,这样也可以啊~哈哈哈”完全把刚刚差点被吓尿的情型忘在脑后了。然后转头得意的看向毕长歌。
偏偏此时毕长歌正在低头仔细观察着那保险柜内的情况,呈现出一幅翩翩美少年低头吻向那泛着晶莹银光的少年人皮尸的诡异画面。
白止瞪大双眼道,“咦~这样什么变态画面……”
毕长歌面露谨慎的回头望向白止,说道,“新人,这人皮尸的人皮极度坚韧,一般的刀枪难伤。这骨骼也如同钢铁般坚硬,配上这人皮,简直可以作为凶器使用,如果注入一些低等游灵,加以控制,杀伤性强大。”
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白止未有多想,直接来了句,“没事,这些我都能够应付的~可以用我掌法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儿,哈哈哈~”白止突然想到关键问题,然后道:“咱们先下去看看吧,那银色光路我找到了。这里应该是有地下室。”边说边往地下室走去。毕长歌看他并没有什么畏惧,便觉得这新人似乎真的有些能力,随后跟随而去。
地下室空间不大,是四方形的,中间有一个圆形平台,平台上有着一圈圈银色纹路,以平台为中心向四周地面延伸,一直延伸到地下室的四条边缘,最后流入相对的四个角落中的银色亮点。
末日奪舍 小說
近距离一看原来地下室的四个角落各有一只银色的乌鸦雕像,银色的乌鸦雕像各有一双如同黑水晶般的双眼。当白止走向其中一只雕像时,银色乌鸦的眼睛更加的黝黑了,身上的银色以肉眼可见般的速度流向地面银色纹路中,最后四只雕像趋于黑暗中,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哇,这也可以啊~到底有什么不可以,世界真疯狂~”白止托腮惊愕道。
在白止的话还未说完之际,圆形平台中央旋起一股小小的龙卷风,四周的银色纹路慢慢汇聚于平台中心。发出刺目的银光,白止捂住双眼,大叫道,“跑啊,要炸了!”
话未说完便自顾自的拔腿就跑,就在白止刚要跑到地下室楼梯口时,银光恒定,形成一个银晃晃的八角结晶,向四周散发出银色的粉末波浪。
看到银色波浪的瞬间,毕长歌便出现到白止的身边撑起黑色薄纱状的暗影披风,将两人护在后面。
白止面对三番五次救了自己的毕长歌也不好意思在大大咧咧的糊弄过去了,于是讪讪道,“谢谢啊,哥欠你个人情好了,以后你看谁不顺眼,哥帮你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