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從走路開始修煉討論-第四百二十五章 彌虛塔

從走路開始修煉
小說推薦從走路開始修煉从走路开始修炼
苏洵的体内,王道真气不再有所保留。
又有赤霄剑祭出。
苏兄果然是家大业大,出手的兵器。果真不凡。
不过可惜,可惜的是,经此一役之后,苏兄要从世间除名。
再者,你的真气怕也支撑不到你活的那一刻。
那就试试吧!
苏洵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
梁庆松一声爆喝,巨大的炼狱自天空快速降落下来,将苏洵的身躯笼罩其中。
地狱中发出一声咆哮。
与此同时,苏洵的赤霄剑竟然变得黯淡无光,赤霄剑被魔气侵入。
苏兄,你的实力果然不可小觑,不过这次你很不走运,终究还是要死在这里。
梁庆松的嘴角处带着一丝浅笑,他似是已经看到苏洵已经化为十殿阎罗中的一部分。
苏洵的脸上,带着一丝疲倦,他的体内,王道真气已经枯竭,全身的骨头关节好似断裂一般疼痛。
十殿阎罗的威压,于他而言,犹如天威,不断侵袭着他的身体。
眨眼间,苏洵便感觉到一股死亡的气息凝聚。
他的瞳孔此时也是一片血色,目光呆滞无神,双目充满着妖异的血红色。
在苏洵的体内,杀戮之气再次凝聚。
上一次苏洵好不容易将杀戮之气驱除,却不想,在如此强度的压力下。
杀戮,彻底被激发。
随着杀戮之气越来越重,赤霄剑不断颤抖,眼看就要挣脱……
这一刻,梁庆松的脸上带着凝重。
以杀戮入道,他……
他竟然以杀戮入道,魔道功法修炼只会使人产生邪念,不择手段。
但杀戮之道,却是一种非常可怕的道,那就是遇神杀神,遇魔杀魔,以战养战,以恶对恶。
梁庆松怎么也不会想到,苏洵一身浩然正气的功法下,竟然有了如此重的杀戮。
不对,不对……这种杀戮绝非后天修炼,一定是与生俱来。
此刻的苏洵,如同地狱里走出来的妖魔,眼中只剩下杀戮。
你不是想杀我啊!
来……来……来杀……杀……杀死我……
我……要……要……杀……杀……杀……杀……
杀杀杀!
赤霄剑在苏洵的手中猛地朝着那地狱挥出一道剑气。
转眼之间,便已经将那巨大无比的炼狱破坏的一片狼藉。
不好,我的炼狱!
看到那炼狱无法修复的巨大裂痕,梁庆松一阵肉疼。
他的脸色抽搐几下,当即施展功法将心神收回,将那炼狱不断的收缩。
不过,他的速度固然很快,但是十殿阎罗当中的五殿,已经被苏洵的杀戮之气砍得破碎不堪。
十殿阎罗此时损了五殿,梁庆松的脸上也是一阵苍白。
要说十殿阎罗,唯有合为一体,才能够释放最大的威能。
但是此刻,已经损失了五殿,威力大不如从前。
咬了咬牙,梁庆松冷哼一声。
苏洵,毁了我五殿之仇,今日我必杀你。
去死!
苏洵的双手狠狠的挥出一道剑气,剑气朝着梁庆松猛地袭来。
梁庆松根本无法招架。
砰……砰……
他的身影快速倒退,大叫一声,栽落下来。
就在苏洵想要杀了梁庆松的时候。
陡然间,自虚空中,一道巨大的黑云朝着苏洵袭来。
苏洵心中一慌,杀戮之气愈加的重,但是仍旧无法挣脱那黑云的锁定。
黑云之中一只巨大的手缓缓的浮出。
就在那黑手想要拍向苏洵的时候,自苏洵的身后,一道巨大无比的白色大手猛地朝着黑色大手攻去。
两只大手在虚空中简简单单的碰到一起。
两只手掌看似简单的碰击,实则酝酿着无数的神通规则,以及对道法的领悟。
凭你也想杀我的爱徒。
哼,一声冷哼从虚空中发出。
苏洵听到一声,心神如同遭到雷击,又是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这次,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便饶了小子,不过你最好不要让他走的太远,免得不知道死在哪里。
虚空中,黑气卷动,竟然将梁庆松的身影卷入到黑云中。
那白色大手也是化作一道极为微弱的虚影,虚影不是别人,正是张紫阳。
此刻虽是他的虚影浮现,但却依旧道骨仙风,飘飘欲仙。
哼,一声冷哼传入苏洵的耳中。
一冷哼下,苏洵身体内那股杀戮之气如同潮水般退去,赤霄剑也失去光泽。
你的杀戮之气太重,我也没有办法驱除。
你……好自为之吧!
云梦宫主叹了口气,倏然消失在虚空中。
苏洵的身子骨一软,只觉得身体的筋骨酸痛无比。
这一战,他受伤极重,而大部分的伤全都是梁庆松所赐。
十殿阎罗,梁庆松不愧是魔道青年才俊,以他这般年龄,练就十殿阎罗般至高的功法,绝不简单。
十殿阎罗功法霸道无比,堪称功法上乘,尤其是那如同魔君临世的威压,那一股股让苏洵心中感到悸动的感觉。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遇到。
剧烈的咳嗽一声,把苏洵的思绪带回现实。
眼下最为重要的还是在星月秘境内找到两件套装。
盘膝了半日工夫,他方才恢复伤势。
苏洵朝着四周打量……
之前他与梁庆松过了铁索桥,便大战一场,根本没来得及仔细查看。
此刻,他的双目朝着远方扫视。
远处,一片片奇雾飘飘荡荡,云山遮遮掩掩,空山寂寂,冷风阵阵。
在云山谷中,微微悬浮的是一座云峰高塔。
塔顶如盖,塔刹如瓶。
在那云雾间,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塔上刻画的石像,每一座都是极为精致,刻以万物。
有花有草,有人有兽,又有佛莲、乌云、太阳、山峦、密林、高山流水、落日余晖、凡此景物,不可细数。
在塔角的每处,悬挂着一个个极小的铃铛,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
塔的顶端边缘,又有绿色琉璃瓦镶边,紫金飞龙浮雕相刻,熠熠生辉,栩栩如生。
在塔的顶尖处,一道道的光芒汇聚在塔尖处,闪着极为强烈的光芒。
这是何物?
苏洵看到塔顶处灿烂的光芒,心中疑惑。
星月秘境,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光芒,难道说星月秘境与外界是相连的……
或者说,光芒是从塔尖反射过来的,苏洵仔细的打量着塔顶处的光芒,他的心中顿时有了一个更大的猜想。
难道说,……,反射光芒……,莫非……,想到此处,苏洵的眼眸中犹如一阵明亮,他的脑海之中顿时浮现出三个字。
“通天镜!”
那塔顶强烈的光芒,肯定是一面镜子,只是苏洵不明白,一面小小的镜子,怎么可以反射出如此强烈的光芒。
将诸多的思绪收回,苏洵缓缓的向着前方走去。
他没有任何放松懈怠,在星月秘境内,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危险重重,一个不小心,便会陷入困境。
整整走了一个时辰,苏洵方才来到座塔的底部。
他抬头向着塔上方望去,一缕缕飘飘渺渺的雾气。
丝丝缕缕的蔓延在塔之间,从此处看塔顶只有雾气,没有其他东西。
苏洵的目光朝着四周一撇,不远处,一名白衣年轻人盘膝而坐。
在男子的身旁,一只巨大的妖兽倒在血泊中,而那盘膝在地面的男子也是一身血渍。
只妖兽已经没有气息,就连血泊中的鲜血也已经暗淡不少。
遮天記 小說
他的目光如同锐利的雄鹰一般,直视赵无痕。
他的实力,决不可小觑!
苏洵明白,赵丰运的儿子,身上又怎么会少的了护身法宝,所以此刻,苏洵没有动手,只是静静的打量着面前的塔。
想不到我与秦霜儿争夺那半部咒文的时候,这些人已经来到此地。
不出一小会功夫,赵无痕面色已经变得温和,他缓缓的站了起来,目光看向了苏洵。
就在苏洵进入此地的一刻,他便已经察觉了苏洵的存在。
正如同苏洵所说的,他乃是赵丰运的儿子,身上又岂会少得了护身法宝。
尤其是他父亲给他的那件法宝,若是用出来,威力巨大。
他刚才虽然在恢复真气,但也时刻提防着苏洵。
若是苏洵出手偷袭,他必然以雷霆一击,生生击毙苏洵。
不过,令他失望的是,苏洵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他,而后便把目光放在塔顶。
苏洵!
赵无痕起身站了起来,淡淡开口。
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此时赵无痕看上去有些狼狈不堪。
我是应该叫你三皇子还是叫你赵无痕呢?
苏洵目光也的看向赵无痕。
在很多人眼里,我只是皇三皇子,很少有人叫我名字。
如果你愿意,我还是希望你叫我赵无痕,他说出此话,极为真诚。
苏洵从他眼中看不出任何虚情假意,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这座塔可有不少危险的地方。
这只妖兽我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击杀,这外围便已经如此麻烦,里面只怕危险重重,赵无痕若有所思道。
不知你有何看法,苏洵目光落在塔上,漫不经心的开口。
若是想要进此地,只怕以你我二人,很难活着出来,还是等上一些修士吧!
或许……或许人多胜算大一些。
我认为不妥,胜算虽然大一些,但是竞争也会激烈。
若是这塔内有不少宝物,岂不是要与大家争夺,到时候只怕又会死上不少人。
若是你怕,我便先进去,你在此等候,苏洵的脸上带着一丝坚决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