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第二百零七章 總覺得又要被安排相伴

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
小說推薦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这个魔门混不下去了
三界大事,如今还不是夏青阳该参与进去的时候,猥琐发育青阳门才是他当今的重头戏。
他是真的将心思都放在了自己的青阳门以及黑林国内。
恰如今,当年的国主又已经老去,他准备将位置传给自己的儿子了。
六如和尚 小說
当年那个随着其祖一同来见血公子的少年人,如今也是三十而立的年纪了。
传位大典的时候,夏青阳只带着十一妹在旁观礼。
他不知道十一妹的前世记忆什么时候能够觉醒,至少在觉醒之前,她就是他最喜爱的师侄。
他也差不多有十年没见这位老国主了,从当初的春秋鼎盛到如今垂垂老矣。
传位大典进行的很顺利,百官向新国主朝拜,其背后有青阳门顶着,位置无比稳固。
暗杀后宫・暗杀女官花玲想要舒畅生活
只是在这大典之后,新老国主一同来到了夏青阳的面前略有沉默。
能够顺利登基成为国主,年轻新王当然心中欣喜,可是看着老去父亲又难免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他忍不住问:“夏先生,父亲他……”
他又问不出口。
倒是老国主已经神情很平淡地开口问:“不知夏先生,家父现在如何了?”
当年那位七老八十前来投靠夏青阳的八王子,如今早已作古。
夏青阳稍稍迟疑,便说:“稍等,容我在阴司询问一番。”
老国主愣了愣,表情不免忐忑。
同一时刻,东岳大帝的化身从‘复读机’状态醒转,忽然给那正在忙碌的崔判官传音道:“给我查查,黑林国的先王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崔判官……这判官终于姓崔了,夏青阳反倒还挺适应的。
他连忙翻开自己手中的生死簿投影,一番查证之后才道:“回禀帝君,此人已经于三年前投胎转世去了。”
夏青阳略略尴尬,
他又问:“在地府时情况如何,转世之后投身的人家又如何?”
崔判官连忙又是一阵查阅,他说:“帝君,此人在地府时一直都酆都之中居住,因为阳世供奉不缺,故而过得十分舒适。”
“前阵子还是听到了帝君念诵之经文,才起了投胎转世的心思。”
极品少帅 云无风
“如今已经投身于南瞻部洲中原以西的一支为周天子牧马的嬴姓部族中,是族长子嗣,也算是富贵人家了。”
夏青阳当时恍惚了一下,好家伙!
他仿佛串联起了一条了不得的因果线……
管他咧,爱咋咋滴,反正转世了之后和他没关系了。
是以他这边心神回归本体,含笑道:“先王在酆都鬼城中先是享受了八九年凡间香火,直至念头通达了无牵挂,近期已经转世投胎了。”
“而且他应当也算是投身到了王侯世家吧,想来这一世又是荣华富贵不缺,你们就不必担心了。”
某科学的一方通行
老国主闻言眼神一亮,他问:“我死后还能看着这黑林国吗?”
夏青阳闻言‘呵呵’一笑道:“别人是不能的,但为了我们的友谊,你自然是可以的。”
随后他想起了什么道:“对了,你这国主其实做得不错,死后想要在地府混个一官半职吗?”
“我在下面有人,这点权力还是有的。”
如此说话,只是想要让寿元将至的老国主以及心思不定的新国主安心而已。
果然,话到此处便令这父子两安心了不少……他们至少知道了一些死后是什么样的世界,不再是一无所知的样子了。
老国主神色稍安地说:“当差就不必了,我应该也会学父王那样,在地府暂住一段时日就投胎去吧……”
这时年轻的新国主自然要表示孝顺,他连忙说:“若是有来世,孩儿还愿做父亲的孩子!”
老国主神色安详,似是感动又似是不以为然。
夏青阳倒是神色一动,仿佛有一道天机默默地在他心底撩动……
他忽然似有深意地说了一句:“这谁又说得准呢?”
刚才撩动他心弦的那一道感应似有似无十分微妙,这好像是有人要给他一些启示,可又什么都不清楚。
老国主又问了一句:“不知小王还有多少时日了?”
夏青阳看了眼这老人,随意地说道:“国主天定阳寿六十有三,不过在五十五那年有一道坎,若是过不去便会直接病死,若是能够过去,则是在六十三那年无疾而终。”
老国主愣了一下,随后道:“也即是,小王还有短则三年长则十一年的寿命?”
知道自己寿数的感觉还真是……有那么一些奇怪啊。
其实他现在的年龄在凡人之中已经算是高寿了,活到六十三岁也是他此前没想过。
而新国主又已经恳切询问:“不知先生可有度过那劫难之法?”
夏青阳说道:“此事易,你们都是为我做事的,自然可以无灾无难活满寿数……甚至死后哀荣也不必担心。”
说着,他又看了眼这新国主,便忍不住提了一句道:“还有你,三十岁这年本也有一次生死大劫……算算时间也就是过几日了,到时也不必惊慌,自然会来助你过劫。”
那新国主讶然了一番,非但没有惧怕反而生出了好奇心问:“我能看到死后的样子吗?”
夏青阳有些好笑,随后又思虑了一下道:“若你好奇,到时便可见分晓。”
接下来无论父子两个再怎么追问他都是笑而不语,直说十日之后就可清楚了。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
夏青阳如今道藏看得多了, 又有东岳大帝化身在冥界修行,也已经有了些得道高人的气质了呢。
……
十日之后,新国主登基没多久就准备去城外黑林道宫上香……没想到他在刚出城的时候忽然间一阵怪风刮过,国主坐骑忽然发狂,将之掀于马下。
年轻的国主坠马之后立刻昏迷不醒,满朝文武一时间如同没头苍蝇一般混乱不堪。
可是这场朝中的乱局只是在短短片刻之后就被压下。
因为老国主亲自出面镇压了局势,并且对自己坠马昏迷的儿子并不担心,甚至颇有些神神叨叨地说了一句:“他命里有此一劫,但有贵人相助,睡一觉就好了。”
众人将信将疑,可老国主的威势还在,也就没人敢造次。
而坠马昏睡的国主,此时也正经历着一场奇幻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