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啓明1158討論-一千一百九十四 蜀宋政權分享

啓明1158
小說推薦啓明1158启明1158
面对着真切的危机,沈该、周麟之和张栻这临安朝廷三巨头聚在一起开了个会。
其中张栻强烈主张不要再管许多,立刻邀请明国介入其中,帮他们处理掉成都朝廷,需知仅凭临安朝廷自己,很难处理掉成都朝廷,光是军队方面就远远不足。
更何况成都朝廷那边还有一根定海神针吴璘。
以吴璘的能力,除非明军主力出动,否则只靠江南国自己那五万人不齐心也不齐的军队,根本没有获胜的可能。
这一回连周麟之都无话可说。
因为很明显的问题就在于他担心蜀中经济利益被明国攫取,可是现在他们自己都搞不到蜀中的经济利益,人家自己立国了,这还玩什么?
你还惦记着人家碗里的菜,结果人家一上手把桌子掀了。
沈该思来想去,又看了看周麟之和张栻,遂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大家都没有意见的话,就把这件事情和明国交流一下,询问一下中都明帝的意见吧,看看明国是否有余力帮助我们讨伐蜀中,若是可以的话,就能稍微谈一谈细节问题了。”
沈该放弃了不切实际的幻想,他认了。
他认了之后,事情就好办多了。
张栻代表江南国朝廷向临安城中的明国办事处提出请求,希望他们将事情传递到中都让苏咏霖知道,并且请求苏咏霖的帮助。
最好是能出兵,因为这个新建立起来的朝廷明显是以明国作为敌人的,明国坐拥庞大兵力,拥有强大的实力,消灭一个割据政权难道是什么困难事情吗?
不过这个事情并不需要他们如何表示。
苏咏霖在中都一边忙着当时思想论战事情,一边就通过天网军和驻守关中齐鲁兵团的渠道得知了川蜀宋臣拥立新君对抗明国和临安朝廷的事情。
当时思想论战已经到了后期,苏咏霖发表文章对思想论战进行核爆式攻击,已经将思想论战的局面控制住了,没有让这场思想论战引起复兴会内部的分裂。
莫少逼婚,新妻难招架
他再一次用共同矛盾弥合了分歧,顺带着打击了一波陈腐的封建思想,伴随着妇女部的站稳脚跟,复兴会的先进性和革命性进一步提升,这是苏咏霖愿意看到的事情。
与此同时,江南经济进军也在不断的推进之中,市舶司重开贸易也就在眼前,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稳妥的进行。
而就在这个档口,川蜀宋臣又在川蜀搞事情,重立宋国,搞了一个蜀宋政权,在成都建立朝廷,拥川蜀之地对抗明国、江南国。
他们以在蜀地做官的宗室官员赵不息作为皇帝,撑起了一个门面,自称是南宋的正统继承朝廷,让已经死掉的赵昚做太上皇,让跪在岳飞塑像前忏悔的赵构做无上皇。
架势十足。
“亏他们还能找到无上皇这个称呼,我记得好像过去的历史里面,唯有北齐后主高纬这一个无上皇,还是仅仅只做了四天的无上皇,这都能给他们找出来。”
苏咏霖翻阅了唐人所作的《北齐书》,找到了无上皇的称呼来源,对此感到很有趣。
他对前来参加会议的官员们笑道:“不知道赵构和地下的赵昚知道他们的身份地位得到了抬升,会不会很高兴,他们的身份地位又提高。”
“不过是一场荒唐的滑稽戏罢了。”
孔茂捷对此感到十分不屑:“一群筹备丧礼的人不甘心,请来一群江湖骗子,妄图给尸体招魂,让尸体回魂,尽管如此又能怎么样呢?回来的不过是残缺的魂魄罢了,难道还能复生吗?”
辛弃疾详细看了看天网军和齐鲁兵团的报告之后,倒是感觉问题没那么简单。
“其他人暂且不说,吴璘堪称岳飞、吴玠等人过世之后南宋的第一名将,他善于统兵,能守能攻,当年就可以和尚未堕落的金军打的有来有回,经验丰富,绝非易与之辈。”
不久之前前往关中调研关中明军训练情况和川蜀宋军防御态势的参谋总部副长马维英支持辛弃疾的看法。
“吴璘统领宋军在川北镇守数十年,川北地区到处都是他们修缮的防御工事,这些防御工事依托山体,居高临下,非常难以应付,而且川北山路崎岖,蜀道难行,车骑将军炮尚且难以行动,更别说大将军炮了。
我军若要从川北进攻蜀地,大将军炮是派不上用场的,车骑将军炮或许能够使用,但是行进速度一定很缓慢,对于后勤的压力也一定会很大,这不利于我们的行动。
之前我前往川北实地考察,然后做了一番测算,若要出动齐鲁兵团主力从北往南进攻川蜀,正常情况下,三个月可以攻破川北防线抵达成都平原就算是进展顺利了,稍微有所阻碍,则要延迟一至两个月。
这段时间耗费的军费和物资绝对是巨大的数字,关中这些年的储备前后支援过河西兵团建成、黄河修缮和河南兵团南下,数量已经不多,若要再次用兵,就必须要调用其他地区的储备支援。”
马维英看向了苏咏霖:“之前的所有报告我已经交给了主席,主席都看过了。”
我的神秘老公
冷梟的專屬寶貝 小說
“嗯,我都看过了。”
苏咏霖点头道:“这些年大明用兵的次数不多,但是大工程特别多,很多物资都用在了工程上,尤其是米粮储备,更是大规模用在了工程上,只靠关中显然不能独自供给大军出动。”
另一名参谋副长周翀有些意外。
“主席难道真的准备这个时候就南下川蜀吗?河南兵团刚刚南下不久,江西兵团也才建立,正是需要钱的时候,大明的战略储备不足,强行南下进攻川蜀,恐怕常规储备不足以支撑吧?”
周翀看向了枢密使孙子义。
军队后勤大管家孙子义点了点头。
“除非将目前辽东、河北、河东三地的军需储备調往關中,才能支撑關中大军半年所需,尽管如此,这三地的储备也不多,时间要是再长一些,就要动用非常规储备了,那就需要财政部提供帮助了。”
按照大明的规矩,枢密院作为后勤部门,是可以管控全国各地的军需仓库、掌握一批专门提供给军队使用的军需物资的。
这部分物资和财政部掌控的民用储备物资是分开来的,各自有各自的额度,军用或者民用,每笔账都算得很清楚。
早些的时候这一切还是混在一起的。
但是洪武四年以后,为了让军隊用钱更加便捷,也为了减轻林景春领衔的财政部的工作量,稍微缩减一下财政部的工作范围,苏咏霖开始设置军需仓库和军需资金。
军需仓库和军需资金都是枢密院在管着,一般来说若是军队行动,枢密院负责提供军队的后勤,动用的是军需仓库,和财政部控制的国库、民用仓库系统不在一起。
定下这个规矩之后,办事的规矩就变成了每年税季之后苏咏霖都召开军需会议,把枢密院和财政部的人拉过来开会,商讨今年的军需费用额度,互相签字认定。
然后财政部审核拨款,款项给到枢密院,之后就和财政部没什么关系了。
军队行军征战如归需要用到钱粮,主要就是从军需系统里面拨付,主要后勤工作也由枢密院承担,与正常民用系统分离开来。
所以眼下的事情就是枢密院的事情。
但是很显然,如果这场战争现在就发生,财政部必然要入场提供支援,动用特别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