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劍道第一仙 蕭瑾瑜-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威脅分享

劍道第一仙
小說推薦劍道第一仙剑道第一仙
一座殿宇内,灯火璀璨。
一个老态龙钟的灰袍老人,端坐在中央主座上。
他面色蜡黄,骨瘦嶙峋,眼眸浑浊,看起来无比寻常。
可当苏奕、羲宁跟着井洪宇走进这座大殿,瞬间就察觉到,这灰袍老人是一位太武阶大能!!
很快,井洪宇就介绍出灰袍老人的身份。
井城!
巨鲸灵族太上长老,太武阶大能。
很多年前,井城遭受神祸,被神劫缠身,元气大伤。
此次拍卖会上,巨鲸灵族所拍卖的那一件太和阶战衣,目的就是为了化解井城身上的神劫。
“两位快请入座。”
井城笑容和蔼,请苏奕和羲宁一一落座,并吩咐扈从上茶,礼数周到客气。
苏奕向来不喜寒暄,直言道:“阁下请我前来,有何赐教?”
井城郑重道:“赐教不敢当,实不相瞒,类似那块镌刻着龙宫秘文的青铜板,我族手中还有不少,此次请道友过来,就是为了此事,想请道友帮忙,破解那些宝物上的龙宫秘文。”
苏奕并不奇怪,道:“可以。”
“痛快!”
井城笑道,“洪宇,你且把那些龙宫秘文拿出来,由李道友进行辨认。”
“是!”
井洪宇领命,从袖袍中取出一幅卷轴。
卷轴展开,就见其上写着许许多多扭曲怪异的文字,正是早已在太荒时期就已绝迹的龙宫秘文!
可苏奕却眉头一皱。
这巨鲸灵族可很不地道!
分明是在提防自己,担心自己识破那些龙宫遗宝上的龙宫秘文,于是将一部分龙宫秘文拓印了出来,让自己来辨认。
根本不用想苏奕就知道,这卷轴上的龙宫秘文,必然早已打乱了顺序,无法组成字句,除此,必然有很多缺失之处。
所提防的,就是自己从中看出什么大秘密!
羲宁明显也看出这一点,眼神微微有些异样,颇为好奇,这等情况下,苏奕会如何做。
却见苏奕长身而起,道:“羲宁道友,我们走吧。”
转身就要离开。
笨拙之极的美青学姐
“且慢!”
井洪宇道,“道友这是反悔了?”
“既然是合作,就得拿出诚意,可从你们巨鲸灵族身上,我可没看到一丁点的诚意。”
苏奕淡淡道。
井洪宇眉头皱起。
井城则笑道:“还请道友息怒,说实话,那些镌刻着龙宫秘文的宝物,必然藏有大秘密,我族也担心,若道友勘破了其中的秘密,却故意隐瞒,这样的话,我族可就吃大亏了。”
苏奕哦了一声,道:“很简单,你们将那些宝物拿出来,我一一为你们辨认那些龙宫秘文,以你们的能耐,自然能轻易分辨,我是否在胡诌。”
所谓龙宫秘文,归根到底也是一种文字。
只要是文字,只需一一的对照和印证,很难被他人蒙骗。
井城略一沉默,道:“道友,我族已答应,你和这位羲宁道友不受誓言契约的约束,可以和我族一起前往龙宫遗迹探寻机缘,这等条件已足以表达我族的诚意,你为何还非要去了解那些龙宫秘文中所藏的秘密?这……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语气都有些冷冽。
苏奕一声哂笑,道:“听好了,是你们有求于我,若觉得过分,完全可以不合作。”
井城抬起浑浊的眼眸,盯着苏奕,道:“道友,若撕破脸的话,可就不好办了。”
声音低沉,带着若有若无的威胁。
大殿气氛都沉闷下来。
井洪宇则在一侧劝解道:“道友,那龙宫秘文牵扯极大,你只需帮我们辨认,就能获得好处,并且无须担心出现任何危险,何乐而不为?”
苏奕没有理会井洪宇,他目光看着井城,似笑非笑道:“威胁我?”
井城眉头皱起。
他一个太武阶大能,却被一个年轻人这般无礼地挑衅,这让他心中颇不舒服。
还不等他开口,一直冷眼旁观的羲宁忽地抬起一指。
嗤!
一缕如剑锋般的青芒,凭空悬浮在井城眼前,距离他的眉心仅有三寸。
那青芒璀璨刺目,内蕴可怖的雷霆之力,突兀地乍现,让井城毛骨悚然,背脊直冒寒气。
一对浑浊的眼眸都收缩起来,心中骇然。
以他的道行,面对这突兀的一击时,竟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甚至他怀疑,若对方真要下狠手,自己早已毙命当场!
“羲宁道友,你这是做什么?”
井洪宇惊出一身冷汗,彻底色变。
打破脑袋都没想到,这看起来恬静如水,气质超然空灵的女子,竟会一言不发就动手!
并且,实力还那般恐怖!!
羲宁语气平静,红润的唇轻吐两个字:“威胁。”
众人:“……”
苏奕意外之余,都不禁想挑大拇指,这女人的性情,着实让人欣赏,竟和他想到一块去了。
之前,他也打算出手,但却被羲宁抢了先。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井城深呼吸一口气,老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既然是合作,哪有打打杀杀的道理,这样吧,我现在就拿出那些宝物,请两位一观,以诚相待,绝不藏私!”
羲宁指尖一挑。
那一抹悬在井城眉心间的青芒悄然消失不见。
井城如释重负,不敢再迟疑,袖袍一挥,六块青铜碎片浮现而出,大的足有二尺长,和苏奕在拍卖会上所获得的青铜板相似。
小的才巴掌大小。
无一例外,皆锈迹斑驳,其上镌刻着古怪扭曲的龙宫秘文。
“李道友,有劳你出手了。”
井城笑说道。
这老家伙,变脸的速度比谁都快,能屈能伸。
苏奕没有说什么,也懒得去讥讽对方,径自将那些青铜碎片收起,一一翻看起来。
同时,他以神念和化作令牌藏在身上的灵魂战偶雷泽沟通。
很快,那六块青铜碎片上的龙宫秘文,就被一一认出。
这是,那些秘文都残缺严重,断断续续,就像一篇完整的文章被撕碎成了无数块。
一些字句断裂严重,根本看不出什么。
最终,勉强只有三句残缺的秘文引起苏奕重视。
“福祸无门,惟人自召!”
“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可我龙宫一脉纵使有罪,何至于此?”
……看到这,苏奕想起第一块青铜板上的那些断断续续的字句,大致判断出,东海龙宫的消失,极可能和一场弥天大祸有关。
而龙宫一脉的族人,临死都没能猜透,为何会遭受这样的大祸,以至于心生怨愤和不甘。
这些青铜碎片,应当就是由一个龙宫一脉的强者所留,所记载的,就是东海龙宫一脉遭受大祸时的内幕!
可惜,这些碎片残缺严重,并且被锈迹腐蚀,仅从那些断裂严重的字迹中,根本无法推断出更多的细节。
想到这,苏奕心中一动,抬眼看向井城,道:“这些宝物可不完整。”
羲宁那清冷深邃的眸也看过去,井城浑身一僵。
他连忙解释道:“不瞒两位,这些宝物碎片皆是从龙宫遗迹中获得,并且的确只是其中一部分,不过其他大部分,都散落在龙宫遗迹。目前,我族手中仅仅只掌握这些,再没有其他的。”
说着,他指了指心口,郑重道:“我可以用道心起誓!”
“既如此,你们为何不把那些宝物碎片全都带回来?”
羲宁说着,似明悟过来,“明白了,你们办不到。”
井城苦涩道:“的确如此,那龙宫遗迹凶险莫测,杀机无处不在,以老朽的手段,在进入龙宫遗迹的外围地带时,就遭受诸般可怖的杀劫打击,再不敢贸然深入。”
他一脸的惊悸和后怕,无疑想起了当初在闯荡龙宫遗迹时,所遇到的那些可怕经历。
而让一位太武阶存在都这么忌惮,可想而知,那龙宫遗迹是何等危险的一个地方。
苏奕略一思忖,就将自己辨认出的那些龙宫秘文一一说了出来。
并未藏掖。
我能吃出屬性 稻草人偶
因为那些秘文中所藏的的秘密,根本不算什么,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井城和井洪宇分别一一对照印证,并未发现什么问题,顿时放下心来。
只是,那些龙宫秘文的内容,也让两者一头雾水。
“君以财兴,必以财亡……贪婪……万劫之源?”
羲宁如梦幻般的星眸闪动,陷入思忖,“福祸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难道说,龙宫一脉的灭亡,和那件宝物有关?”
羲宁心中一动。
“道友莫非看出了什么?”
井城不禁问道。
羲宁语气平淡道:“你若能多拿出一些类似的宝物,或许就能看出一些真相了。”
井城神色一滞,苦笑不已。
井洪宇则朝苏奕拱手道:“等一个月后进入龙宫遗迹时,定然能找到许多类似的宝物,到那时,还望李道友不吝赐教,道友放心,届时我巨鲸灵族必会投桃报李,予以厚报!”
井城也点了点头。
很快,苏奕就和羲宁离开。
“道友,找个地方单独聊聊如何?”
离开的路上,羲宁再次发出邀请。
她身影绰约修长,一对玉腿显得尤其笔直匀称,站在苏奕身前,也仅仅只矮了半头而已。
此时,她星眸如水,凝视苏奕,那空灵绝俗的清丽脸庞上,带着一丝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