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仗劍嘯蒼穹 起點-三四五 平三番遙望魂島 探異族再聞秘辛 二八展示

仗劍嘯蒼穹
小說推薦仗劍嘯蒼穹仗剑啸苍穹
槐林镇,那名强壮的囚徒鼓足了勇气才对众人说道:“我叫柱子,原本是旭阳城三刘村的人,三年前就被抓来了这里,当时还没有巫神教,不过我却是知道,那些抓我们的人应该都是官军,最早与我一起被关起来的一批人都因为受到了长期的囚禁而变得精神崩溃,然后就被那些官军给带了出去,却是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不过,要不了多久就又会有一批人被关进来,我们这些人都被好吃好喝的供着,整天也什么事情都不用做,每隔一段时间还会有药汤沐浴,呵呵,我们的身体确实是一天比一天强壮了,可是却只能呆在那狭小的笼子里,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了,就算是想死也都没有可能,时间一长,人的精神也就崩溃了,那些精神崩溃的人就会被他们带走,然后又换新人进来,呵呵,光是我看到的都已经有三批人啦!”
郑凌霄闻言心中也有了些猜想,不过却还是开口问道:“柱子,我相信你也暗中观察了很久。可是知道那些精神崩溃的人被带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吗,毕竟,没有人会白养着你们!”
柱子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恐惧,说道:“有一次我听到了两个给我们送饭之人的对话,虽然说得相当的模糊,不过我将这三年多以来所有无意中听到的消息串联起来一想,却是得出了一个让我吓了一大跳的结论,那就是这些官军似乎是在养着什么怪物,不过那怪物似乎很喜欢吃那种精神崩溃的人,而且身体越是强壮就越好,我当时都差点被吓傻了,本来想要将自己的身体搞砸的,然后那怪物就对我不感兴趣了,不过后来却是发现,如果身体一直不好的话,也会被这些官军给杀掉,所以,我就只能保持自己不要去想太多,让自己不要崩溃,也因此才活到了现在!”
师姐弟二人听了这番话,都有一种背脊发寒的感觉,无法想象这种如同猪一样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挥了挥手,让柱子离去,郑凌霄对程翠平说道:“现在全都明白了,应该是魂巫族在长期的夺舍之中注意到了,如果是夺舍神智混乱之人的话,成功率肯定要高了许多,所以才要想办法将这些人给逼疯的。”
程翠平道:“你的这个说法有一点解释不过去,想要将人逼疯的话,有很多种办法,却为何要选择这最为困难的一种呢,比如说让人受到无尽的折磨,那就是最快的让人疯掉的办法!”
郑凌霄却是摇头道:“你不要忘了,他们需要的是有修炼根基的躯体,是强壮的,能适应快速晋升的躯体,而不是一具残破无用的外壳,有了这个条件,许多的手段也就不能用了,第二点,这些都是不懂修炼的普通人,他们的体质就绝对不可能好到哪里去,所以也就需要调养,这也就需要时间,第三,不能让他们有仇恨的心里,而这种办法却恰好不会让人产生很重的仇恨,综上所述,这种软暴力就是最合适的办法啦,人一旦长期被困,又无事可做的话,精神很容易就会崩溃的!”
程翠平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然后她又张口问道:“那么现在咱们又该怎么办呢,一哥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涂师兄那边也发起了进攻,我担心······”
郑凌霄却是摆了摆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然后开口道:“放心,一哥他们的本事绝对不会有问题,就算是那个独孤玄霖亲自来了也不会对他们产生任何的威胁,倒是我们这边,地牢里发生的情况,我想那些人应该已经报上去了,而咱们放出来的这些人应该是被他们折磨了很久的,看他的身体情况就知道,所以,巫神教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人,我想,接下来对方就应该派大军或者是真正的高手前来啦,呵呵,说不定魂巫族的人也会混杂其中呢,师姐,可要小心啦!”
程翠平想了想又继续问道:“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了阻挡,你为什么不让他们都去往林辉镇呢,只要到了那里,他们就应该算是安全了呀!”
郑凌霄摇了摇头道:“你再想想,现在可是巫神教来交人的日子,说不定以后还会有多少拨人过来呢,外面就是千里的荒草地,他们这些普通人想要过去的话,最起码得要十天的时间,呵呵,就算是路上遇不到人,他们也都要被饿死了,在加上,林辉镇必然有巫神教的眼线,所以,就凭他们这些普通人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
程翠平点了点头,不再多言,那些被放出来的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样,东一群,西一堆地就在那儿说个不停,可就是不愿意进屋去,差不多半个时辰后,远处的街道上有脚步声响起,听起来应该有不少的人,郑凌霄看了看这街道,虽然也算得上十分宽敞了,不过也就只能横向站一百人罢了,最多也就能容得下两个百人方阵而已,想到这里,他又将拿出来的阵盘给收了起来,哈哈笑道:“哈哈,师姐,一哥他们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准备好,现在就只有靠咱们自己啦,不过还好,咱们一人一次只需要面对一座百人方阵即可!”
程翠平拿出了自己的细剑,脸上还隐隐的有一丝兴奋的神色,笑道:“咯咯,前些时日看你悟剑的时候偷偷的学到了几招,不过看起来却有些猴子的动作,嗯,所以我叫它猴子剑法啦,现在就让你看看它的威力!”
郑凌霄闻言却是满头的黑线,不过这时候,对方的人已经出现在了视线之中,不出所料,果然是两座百人方阵并排前行,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的整齐,然而实则不然,至少,他们的脚步就不一致,甚至还可以说得上是十分的杂乱。
郑凌霄没有多想,只是说了一声:“上!”然后他自己便提着剑迎着那冲过来的军阵杀了过去,剑化万刃瞬间形成,万千真元小剑朝着面前的军阵飞射而去,如同游鱼一般在其间任意穿梭,惨叫声不断响起,还顺便守护住了一旁程翠平的左侧。
我有無窮天賦
惨叫声连绵不绝地响起,这些最高不过就是烮焱境的新兵又怎么挡得住二人的杀戮,然而,使郑凌霄感到奇怪的是,都差不多一刻钟过去了,被杀掉的敌军也差不多有一两千了,可是,对面的人却始终还是那么悍不畏死地冲上来送人头,就仿佛是没有畏惧之心一样。
渐渐地,小少年眼中的疑惑越来越浓,也恰在这时,对面终于没有人再冲上来了,二人停手朝前面看去,那里并排站着五个人,有男有女,都是年富力强的样子,更可怕的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那竟然全都是碎念境巅峰的强者,他们就这么冷冷地看着二人,没有任何的表情。
双方对峙,差不多一分钟过后,终于是对方站在正中间的一名身材十分火爆,然而面相却十分丑陋的女子开口了,那声音也显得十分沙哑,说起话来也仿佛是十分的不熟练:“你们两人很不错,身体条件很棒,还有修炼的根基,抓起来,给我们的大将军夺舍,一定会有非常不错的效果,你们赶紧投降,免得受苦!”
郑凌霄浑身爆发出了强大的威势,手上的焚寂更是发出了嗡嗡的鸣响,就仿佛是一头面对猎物的豹子一样,对面的那五人却并不能准确地感觉出小少年身上的力量波动,也并没有将其放在眼里,那名丑女还要开口说些什么,却是突然眼瞳一缩,只见到一道剑光一闪而至,她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被一剑抹了喉,鲜血如同喷泉一样喷溅在了另外四人的身上,而小家伙却出现在了几人身后的四五米处。
亲友以上恋人未满
那四人一愣,顿时大怒,他们对于身上的鲜血并不在意,转过身,四人结成了一个菱形的战阵,紧接着,他们齐齐地张开了嘴巴,几乎就在郑凌霄落地的同时,发出了一道灵魂尖啸,四道灭魂波竟然是合成了一道,朝着小少年冲击而去,这四个人的神魂之力都不弱于涅槃境七元,小家伙要是被这一道灭魂波轰中的话,就算是他有神魂防御类的秘宝都没有用,必死无疑!
千秋不死人 第九天命
面对这恐怖无比的一击,郑凌霄却是不慌不忙,就在那灭魂波即将临身的那一刻,他的身形突兀地消失在了原地,也几乎就在同时,他出现在了四人的中央,时间领域同时张开,使得那四人的感知迟缓了数倍,紧接着,焚寂刺爆了距离最近的那人的心脏,同时雪灵飞出,将最远一人的头颅割了下来,疾风三剑发动,身形突然出现在了第二人的身侧,紧接着一剑抹过了他的脖颈,而雪灵也几乎就在同时刺穿了最后一人的眉心,整个过程也不过就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下一秒,四名魂巫族倒在了地上,化作了魂力珠子。
另一边,一哥与龙巧儿去了镇子的南面,这里却没有多少人,不过却有浓郁的饭菜香刺激着他们的鼻子,一哥嘿嘿一笑道:“嘿嘿,想不到咱们的运气这么好,随便找了一处地方,居然是人家的后厨,不过,要是这一个片区都在做菜的话,他们究竟要提供多少人的饭菜呀!”
龙巧儿放出了神识,细细地感受了一番,随即开口道:“这一片区有整整三千人在做饭,呵呵,如此看来的话,他们要提供至少四万人的饭食,而且这些饭食的质量还都非常的高,其中还有适合小孩子的,呵呵,看来,这巫神教对他们的囚犯还真的是很好呢!”
二人的行动自然不是这些修为低下的杂工所能够察觉的,差不多一炷香过后,他们便将整个南部区域逛了个遍,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之处,龙巧儿比了个手势,意思是“杀不杀?”一哥却是摇了摇头,正准备要回答,却是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一道抱怨声:“三哥,你说这么多的好东西却都要给那些个猪猡吃了,这岂不是浪费了吗,我就想不通了,分明都要死了,还给他们吃这么好的东西干嘛,却还要累得我们天天顿顿,累死累活的给他们做,到头来却什么好处也捞不着!”
“切,你想吃啊,可以呀,跟头儿说一声,下一次就将你给关进去,保证你每一餐都吃好喝好,怎么样,去不去!”
“嘿嘿,我就是说说嘛,那地方我还是不去了,虽然活得好,可是到头来却要被那些个东西给吃掉,哎,咱们算是不错的啦,也就只是累一点而已,继续干活吧!”
听到了这番对话,一哥传音道:“听见了吧,这就是给那些个被他们抓起来的人准备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给他们这么好的伙食,不过,其目的必然不简单,咱们只要等一会儿跟着那些送饭的人过去便可以知道其中的关键啦!”
另一边,涂永刚带着其余的人跟随着车队来到了城北,这一路上的巫神教教徒都被众人给杀了个干净,他们却也没有再发现什么异常了,前面,车队停在了一处十分巨大的宅院前,也不知道他们对守门之人说了些什么,很快,那宅门便嘎啦啦地打了开来,车队缓缓地进入了其中,宅门又紧接着关上,吴星魂放出神识探查了一番,然后对旁边的杜灵萱比划了几下,她点了点头,下一秒,四支箭矢同时搭在弓弦之上,只听得一道微弱的破风声响起,下一秒,守门的四人同时眉心中箭,箭尖从后脑洞穿而出,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
干掉了四人,一众人迅速地来到了门口,涂永刚探查了一番,发现这里并没有阵法,只有几处简单的报警禁制,很轻松地将其破解,再由吴星魂将里面探查了一番,然后众人便越墙而入,里面是一个算不上大的院子,而在那院子正北面却是一栋改建过的十分宽大的的三层房屋,目测面积应该有一所普通中学那么大,从中传出了一阵阵小孩子的啼哭声,那音波比起魂巫族的灭魂波也不遑多让了,而那车队这时候便停在了大楼之前,正有上百名妇人将那里面的小孩子组织着朝屋里走去。
远远地看着这些小孩子,紫悦轩有些心疼地传音道:“这些小家伙还真的是好可怜,一路上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头,你看他们一个个的,都瘦成皮包骨啦!”
妖妃風華
柳青颜则是咬牙切齿的道:“该死的巫神教,该死的魂巫族,他们怎么能如此的残暴,这些孩子接下来又要被他们拿去活生生的祭祀掉,哼,我们一定杀了这些个该死的家伙,否则,我心里就不痛快!”
吴星魂传音道:“这里还有四分之一的空间没有被填满,看来还在等另外两座城的小孩子要到来,这里面有不少的女人在照顾着这些小孩子,他们暂时没有问题,咱们先撤离,去探查一下其它的地方,只要将这里的巫神教教徒全部都灭了,等朝阳城新城主的人到来,他们也就安全了!”
众人点点头,不再停留,又跃了出来,将那四人的尸体处理掉,用四个人换上了他们的衣服,学着他们的样子守在了门口,而其余的人却是朝着东城区而去,大约一个多时辰过后,大宅门打开,那车队又从里面出来,这一次似乎是轻快了许多,那些负责押送的人也都是一脸的轻松,笑嘻嘻地谈论着什么,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守门人已经更换,很快,大门关闭,那车队就这么悠哉游哉地朝着东城区行去。
突然,一名守门人抬起了头,她正是杜灵萱,二话不说,拉开弓就是一招十八连射,只听到细微的破风声连续响起,那些正在谈笑的巫神教教徒猛地声音就是一滞,然后就这么倒了下去,其余众人大惊,正要开口喊叫,却是发现脖子上有冰凉的感觉一闪而过,紧接着,他们就说不出话来了。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头目反应极快,就在队伍刚遭到偷袭的时候,他便舍弃了车队,朝前面疾奔而去,紧接着开口大吼道:“来人,快来人,有人偷袭,敌袭,敌袭!”
声音是用真元传出,基本上整个北城区都能听到,或许就连其它城区都已经听到了,话音落下,他却并没有停,还反而是跑得更快了,然而,一道尖锐的破空声由远及近地传入了他的耳中,他知道这是对方的弓箭手动用了武技,可是他却不敢回头去看,只能召唤出了自己护身的法宝,一面青铜小盾挡在了身后,可是,那射来的箭矢却是如同洞穿一张纸一样地洞穿了他的盾牌,下一秒,噗嗤一声穿透了他的脖颈。
四人很快就将这支车队的一百人杀光,然而,就在下一刻,让他们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