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前世情債難還清-第一百七十四章.貪愛無止境讀書

前世情債難還清
小說推薦前世情債難還清前世情债难还清
贾君逸自己真的没有办法说清他和吴丽卿的这种情人关系,是地地道道的情人关系,但不是直线的,是曲折的,产生曲折时,令人生气,有时情感还一落千丈,但这只是短时的。
贾君逸曾经有几次想要与吴丽卿断绝关系,但是,一想到她的那个“好处”和年轻,就下不了决心。有时,他曾经很多天不拨打吴丽卿的手机,可是,吴丽卿却反而拨打给他。虽然,吴丽卿的语气不怎么优美动听,然而,毕竟是人家女人主动找他的,也算是一种情感的流露,也就是说还是有感情的。所以,他们俩就一直保持这种秘密关系。
贾君逸没有下决心与吴丽卿断绝关系的另一个原因是,前些年,吴丽卿确实在经济上需要他支持,他担心她过不下去,现在虽然她嫁人了,但是,也没有多余的钱可用,尤其遇到她的两个孩子需要用钱时,则没有办法给他们。遇到这种情况,吴丽卿都会跟贾君逸说,贾君逸也只得发善心陶一点腰包了。
原因虽然很多,但是,根本上还是贾君逸贪爱的结果,贪爱人家年轻美丽。试想,如果吴丽卿是一个丑八怪,贾君逸断然不会爱她。
贪爱美女,多多益善是男人根本毛病,是侵略性、占有性与多容性的综合,导致男人有钱就变坏的趋势,造成无止境的贪爱。女人呢,贪财就变坏,这也是一种趋势,早成女人越坏可能越有钱,有钱就可能会越坏。
贾君逸与吴丽卿有男女关系,又于唐妙真有男女关系,他错开时间跟她们相约,但是,有时则遇到两个女人都不能到达。如此,便造成“空挡”,他忍耐不住寂寞,心痒痒地想到刘小倩和林青青了。
这两个女子平日里在一起工作,相处不错,气氛融洽。有时候,还讲一些男女不该公开讲的话,讨论一些男人与女人的秘密事,讲到男女回避的部位,两女也没有责怪,所以,他多次在设想怎样突破这两女的防线。他总觉得这两女跟他有缘分……
下午,下雨,越下越大,一直下个不停。办公室,只有林青青和贾君逸两人;室外,几乎没有行人。
天黑雨声大,贾君逸觉得何等的寂寞,何等的无奈。心情一阵压郁,开口念:“雨声沙沙响,心飞佳人窗。我独你也孤,想念念念想。”
林青青听后问:“老贾在想佳人啊!是美女吧!”
贾君逸说:“随便咋呼。”
林青青说:“你这是作诗吗?还蛮好听的。”
贾君逸说:“算是顺口溜吧!文人们都说,女人就是一首美丽的诗,一部激动人心的小说。”
林青青说:“有那么好吗?”
贾君逸说:“有。像你,就比诗美丽。”
林青青高兴地说:“我有那么好吗?”
贾君逸说:“你真的比诗更美丽!”
林青青问:“诗长成怎样?为什么会美丽。”
贾君逸说:“诗,是一段美丽或者催人奋进或使人流泪的、引起共鸣的故事,也是一篇极好文章的缩写,字字句句含义丰富、深远,一句诗可以写出一片感情,一片天地景象。它像美丽的女子,总体上看美丽,五官、身段美丽,投足举手都美丽。就像现在的你这样美丽;在我眼中的完美。”
林青青心里达到极大的受用,说:“我有看过你写的诗,都是五字一句或七字一句,每首时都是四句。说起来很好听。”
贾君逸说:“你看到的我那三四首诗是严格的格律诗。诗,有古风诗、格律诗、自由诗、朦胧诗、散文诗等多种。只有格律诗要讲究平仄和押韵。其他的诗只讲究押韵。古风诗和格律诗讲究每句字数一样,如五言诗每句都五个字,七言诗每句都七个字。自由诗、朦胧诗、散文诗每句字数可以自由,但两句或三句或四句也要讲究尾字押韵。”。
林青青说:“原来诗有这么多的讲究。我听着都头昏了。”
贾君逸说:“确实,诗有很多讲究,我也懂得不多。从字数分,有三言诗、四言诗、五言诗、七言诗和自由诗。五言诗和七言诗分为格律诗和古风诗,又分绝句和律诗,一首诗四句的称绝句,八句的称律诗。总之,诗的特点是押韵,文字简练,意义深刻,读起来郎朗上口,好听、快记住。就像美女,男人们只要看一眼就能记住她的容貌。就像我们的林青青,男士们一见便记住了,还想入非非。”
林青青笑起来,说:“我的天!别哄我啦!”
贾君逸说:“诗,也想漂亮的女孩跳舞一样,极其有欣赏价值。”
林青青问:“你经常去跳舞吗?一定是的。你连诗也说成跳舞。”
贾君逸说:“以前,比较经常去。其实也只有两礼拜、三礼拜去一次。我不太会跳舞,倒是喜欢唱歌。”
林青青说:“我当女孩时有去跳舞,以后嫁人了就没有去过歌舞厅。我也不太会跳。”
贾君逸说:“我们来试试,看跳的来吗?”说这句话,自己心脏“嘭嘭”乱跳,看来有那中心,但是,胆量还是不够足。
林青青说:“没有舞曲啊……”
贾君逸说:“可以喊一二三四啊!蹦嚓蹦嚓啊!哈!你开手机,里面就可以找到舞曲。”
林青青很快就从手机里找到舞曲,两人开始跳四步舞。一曲后,跳三步舞……
林青青突然说:“你怎么步子不稳?手还会发抖啊!”
贾君逸说:“我受不了啦!”把她抱紧来……
林青青说:“别抱那么紧……脚步都走不动啦……”自己心脏也激烈跳动。两人的距离太近了,磨擦,摩擦,多次擦来擦去,发出火花了!
贾君逸脸红似火;林青青脸也焕发红晖……一个是老狼;一个是已解风情少妇,正是烈日当空的年龄……除非他们都是圣人……
在惊惧、慌张中做事,林青青小声说:“我好久没有做这事了……很快活……”身体本能地大做机械运动……
贾君逸说:“你老公多长时间没有回来?”
林青青说:“他最多半年回来一次。”
贾君逸说:“那样,你就等的要死了……”
林青青说:“可不是吗?有什么办法……”
贾君逸说:“那,你夜间有没有做小动作……”
林青青说:“说啥呢!”……
风雨还在下,天气是他们的媒人……他们的声音再大也没有风雨声大,放纵吧!没有谁听到的;发泄吧!没有人来指责。
雨停风静,两人都在椅子上坐着。林青青小声说:“我刚才怎么啦?我有一点后悔。我们本来相处的好好的,现在却有这层关系,我觉得很不自然……”
贾君逸说:“有什么不自然的,从现在起,我们是同事加亲人了。还是这么近的亲人,有什么事都可以互相商量,互相照顾。”
林青青说:“老贾,我们这是兔子吃窝边草啊!人家不是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吗?”
贾君逸揶揄地说:“窝边草近,窝边草方便吃。你想啊,谁不吃窝边草?男女能够发展感情,来源于接触,常接触就有感情。没有接触的男女或者少接触的男女,怎么能发展感情啊?像谈恋爱,总要男女两个人有接触,常常在一起玩,才能发展感情。如果有人说我们是兔子吃窝边草,我就说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是条件。兔子一般窝边没有草,如果有草,我看兔子不吃才乖!”
林青青说:“我总觉得有一点怪怪的……以后我们还要天天在一起工作啊……”
贾君逸笑笑说:“我倒觉得很高兴。有心爱的人,天天陪伴工作,哪里来的神仙妙景,这是老天赐福啊!”
林青青说:“其实,我对你很尊重的。没有想到我们会发展成这样。”
贾君逸说:“我们这样不好吗?我很早就对你印象很好。当时,我是看到你在这里工作,才决定来的,是为你而来的。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觉得熟悉,觉得有缘分。我的感觉很准,也很应验。”
林青青说:“你真坏!原来你早就想对我图谋不轨。我今天算是落入你的罗网啦。”
贾君逸说:“我算是如意地得到你。但是,我想,你在心底里也是有我的。不然,你也不会接受我的爱意。”
林青青说:“我平时倒是没有想这些。只是你今天太强势,太有磁力了,使我没有办法拒绝,也是不好意思拒绝,怕你的面子过不去,如果使你下不了台,以后我们要怎样相处啊!我总不能一走了之。”
贾君逸说:“我有吸引力吗?你不会嫌弃我老吗?”
林青青说:“你不老,看起来像四十岁左右。又长的英俊,身体笔直,五官分明,挺有气质的。我看其他的女人也经不住你的强攻。”
贾君逸听后笑得连脚也翘起来,说:“我有那么厉害吗?应该说,关键是我们前世有缘分,现在继续兑现姻缘!两人都举起手掌,一拍,就响起来了。”
林青青说:“其实,你今天很大胆,很粗鲁。我也是有认识几个男人,我们都做朋友,他们都不敢像你这样大胆对我那样子。我们在一起谈天都是极其有分寸的。”
贾君逸说:“那是那些男人与你还有很大的障碍。简单说,就是无缘。无缘对面难相近,有缘一见生情愫。”
林青青说:“如你所说,我们这是必然的了。”
贾君逸说:“既然是必然性的,它一定会实现,通过一两次的偶然实现了必然关系。这是折理,是规律。”
林青青想想,说:“我们的这种关系,以后会不会被领导看出来?会不会被刘小倩看出来?”
贾君逸说:“不会吧!哪会被她们看出来?她们又不是神仙。以后,我们两个在公开场合要注意一点就是,只要没有被看到动作,谁能知道我们的关系?”
林青青说:“那以后,如果她们在场,我就不跟你讲话。省的被人家看出来。”
罗宾
贾君逸说:“那么小心干嘛?我想,以后,我们就是近水楼台了,如果想亲热,事先说一下,等她们都下班了,我们就可以做了。”
林青青羞涩地说:“我不要!你还要啊?”
贾君逸说:“当然要啊!这叫一回生,两回熟。以后就轻车熟路,自然有效。”
林青青说:“那,你要注意啊!不能讲话被她们听到,连说话表情都要注意,谨慎小心。知道吗?”
贾君逸说:“我懂得。可是,你也不要经常看我,你的眼睛太迷人啦!我怕被你多看几眼,就忍不住而神魂飘荡。”
林青青高兴说:“我的眼睛有那么吸引人吗?别哄我啦……”
贾君逸说:“有,太迷人啦!恐怕别的男人被你一看,也都神魂颠倒。我被你一看,心就热起来,再一看,心就酥酥的、软软的了,继续看,我就不知所以然了。慢慢的就走向你了,然后就死给你了。”
林青青说:“你别乱说好不好?我又不是狐狸精,会摄你的灵魂。我是一个良家女子。”
贾君逸说:“从今天起,你就是一朵出墙的杏花了。”
林青青娇嗔起来,说:“怎么这样讲人家呢!大坏蛋。”
贾君逸好开心,说:“我是大坏蛋。我是弯脚甘蔗管过了垅,超过了几条甘蔗沟。”
林青青说:“哇!你原来这么坏啊!你到底有几个女人?我肯定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
贾君逸调侃地说:“你当然不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你是我的第二个女人。”
林青青急问:“那,你的第一个女人是谁?你有几个女人?看起来我亏多啦!”
贾君逸笑得很开心,说:“我的第一个女人是妻子秦心心。你是我的第二个女人。”
林青青觉得被他糊弄了,骂说:“鬼才相信你的鬼话!你肯定是一个朝三暮四的家伙,或者一个多多益善的猪高。我亏死啦……”
贾君逸说:“不亏。这是你我两个都喜欢的事。两个人都赚了。你要是嫌吃亏,我下个月二十万元给你买汽车。”
林青青怔怔地看着她他,过了一会儿,说:“这恐怕不好。我怕被老公怀疑,他会问我,你的钱哪里来的。我不知道怎样回答他。”
贾君逸说:“你傻呀!就说贷款的,分期按揭的。人家不少人买新车是贷款按揭的。”
林青青说:“你讲的有理由。不过,我还是怕被老公查账。怕被他知道钱是别人给的。”
贾君逸说:“没有什么可怕的。你要是怕了,我就省花这些钱了。”
林青青说:“还是让我考虑考虑,看怎么办才好……”
贾君逸说:“行。反正我给你准备好钱。你什么时候买车,由你自己决定。”
林青青应“嗯”,说:“雨停啦,我们回去。不然太迟回去不好。已经快六点了。”
贾君逸说:“你先走。我等一会儿再走。”
林青青轻移莲步,姗姗而出。贾君逸跟着到门口,一直望着她的背影……
回到座位上,贾君逸心如开莲花,美死啦!一年多的努力,终于实现拥有林青青。
他突然又想到,刘小倩那小桥玲珑的身材……贪爱无止境!像他这样的对美女贪爱,什么时候,哪一世情债能够还清?!
佛说:“阎浮提众生,志性无定,习恶者多。纵发善心,须夷即退,若遇恶缘,念念增长。”又说:“阎浮提众生,其性刚强,难调难伏,旋出旋入,劳斯菩萨,久经劫数度脱。”地藏王菩萨对普贤菩萨说:“仁者,此者皆是南阎浮提行恶众生,业力如是。业力甚大,能敌须弥,能深巨海,能障圣道。”真是这样!啊!人的业力,贪的劣性,根深蒂固,反复显现,造业犯罪!
贾君逸这贪爱美女的业力,永随一身,时而收敛,时而放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