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我的27歲女總裁笔趣-第103章 一山不容二虎鑒賞

我的27歲女總裁
小說推薦我的27歲女總裁我的27岁女总裁
老地方,林荫大道,一棵树下的长椅子上坐着两人,是我和宁冰柔。
坐在她旁边的我,率先开口问道:“不是说散步吗?怎么才走这么一会就停下来了。”
“不太方便,也累了,想歇一会。”
喜欢穿裙子的宁冰柔,今天穿着一条牛仔裤,再加上她刚才说的这些话,我顿时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所以也没有再提出来继续散步,就这样坐着也挺不错的。
两人沉默片刻,还是我最先开了口,“上一次你送我回去时,你问我信不信任你,其实……是担心金蒂芬取消了和洛圣酒业的合作,选择和中天集团集团合作这事,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对吗?”
宁冰柔莞尔一笑,说道:“你既然都已经猜到了,那为什么还要说出来?”
“说出来也没关系,如果是真的有这个担心,那大可不必。你不是很早之前就有和我说过了吗,商场上的事情,我们互不干涉,每个集团公司都有各自不同的策略,同行之内,竞争在所难免。”
“东黎,你变了。”宁冰柔转过头来看向了我,“变得成熟了,身上也变得越来越有商人的气息了,真不知道……是该为你感到开心还是难过。”
本来我还没觉得有什么的,但听到宁冰柔这么一说,仔细回想自己这些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路,难道……我还要一点也没有成长,还是一如既往那么天真幼稚吗?
我并不想这样,所以,她应该替我感到开心才是。
思索片刻后,我淡然回道:“只要本质没有改变,外在怎么变化都无所谓,把这看成是变得强大的象征之一,不是很好吗?”
医娇
“是挺好的,既然你没有多想,那我就放心多啦。”她起身看了看时间,接着说道:“那我们回去吧,感觉下班后来这里散步走走挺好的,很放松。”
我也跟着站起身来,对她笑着说道:“那要看和谁一起走吧。”
宁冰柔没有说话,只是回应我一个笑容,我们两人并肩继续走下去。走着走着,我朝另一边吹起了口哨,然后手却不安分了,悄悄地碰到了宁冰柔的手,然后牵了起来。
她,没有反抗,而是和我的手十指紧扣在了一起。这,是我们第一次牵手,那种感觉,是如此的真实而美好。
我们一直走到了分岔路口,林荫大道要走完了,她也该回去了,我留意到旁边不远处有一家小超市,于是让宁冰柔在原地等我一下,我不理会她的疑惑神色,朝着小超市小跑了过去。
几分钟后,我拎着一个购物袋塞到宁冰柔的手上,说道:“回去煮一下吧,这个很简单的,你就不要偷懒啦。”
宁冰柔看到袋子里的是生姜和红糖,还有一包红枣,她顿时脸色变得不好意思了起来,小声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嘴角上扬,说道:“秘密。”然后搂着她走到了马路边上,“现在呢,你就自己先煮吧,等到什么时候咱们正式在一起了,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煮红糖水给你了,再给你送过去。”
“好呀,那我等着这一天的到来,我期待着呢。”
我和宁冰柔在林荫大道前面的十字路口就分开了,看起来我们的距离是远了,但,心却连得更加近了。
……
又忙碌了两天,终于,迎来了周末,今天刚好是周五晚上,我总算是可以放松一下了,晚上打算约邱越到繁星这个老地方聊一下,也不知道这小子干嘛呢,这两天给他发的消息都是过去很久才给我回复,而且都是言简意赅的。
晚上七点半,繁星。
在我和邱越来了之后,恰巧罗莎要忙,听她说,方乐有事出去了,至于李少阳,这小子一如既往地跟在罗莎后面帮忙打杂,真不知道她图什么,一个富家子弟,何必去做这些事情来追求一个女人,但也能由此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喜欢罗莎。
这个晚上,就只能剩下我和邱越两个老男人把酒言欢了。
邱越看着忙前忙后的李少阳,他喝了口酒,忍不住摇头吐槽道:“哎,老周,你那小子,他比我们年轻,比我们帅气,也比咱有钱,妥妥的一个富二代啊,可为什么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要我啊,天涯何处无芳草!”
“你这是为了方乐而打抱不平吧?”我笑了笑,继续道:“李少阳这小子,是对罗莎真的动情 ,已经上头上脑了,你算下时间,这都多久了,好几个月了吧?依我看,这又是一个海王上岸了。”
“切,我看未必,说不定哪天就失去耐心放弃了,以我阅人无数的经验来分析,他小子,没戏!”
我和邱越碰了一下杯子,随后对他正色道:“别说人家了,说说你自己吧,你啥情况,前些天不是找你帮忙找一下人帮我叫去天途那边面试管理层位置吗?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的?”
邱越缓缓低下头,苦恼着脸,沉默片刻后,低沉着声音说道:“找不着,在公司这里,我手头上已经没多少资源了,保不准……可能很快就要失业了。”
重生之名流商女 小说
“失业?!”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于是问道:“你这什么情况,好端端的怎么会失业?你都已经在那猎头公司上班三年左右了吧,之前还升职了,现在怎么会要失业了呢?”
“因为……之前不是有过一段时间,我爸不是生病了吗?我那段时间经常请假,业绩不是一般的差,手底下原先跟着我的那些人,有的也看不下去了,选择去了别的猎头那混,有的辞职了,还有两个继续跟着我死磕下去,陆陆续续,都快忘了已经换了多少人了,也许下一个就是我了。”
我不解道:“不是,你们公司就这么没有人情味吗?父亲生病,作为儿子的回家照顾老父亲一段时间,那不是很正常也能理解的事情吗?”
邱越苦笑一声:“老周,要是人人都能像你这样想的话,那多少人可以不用失业,而又多少公司亏本倒闭了呢?尤其是在我们这个行业里的公司,那都是靠业绩吃饭的,每天没命的去挖资源、查资源、出差、谈判,公司在外面要挖人,公司里面的部门与部门之间也会出现挖人的情况,你要是不行,那就只能滚蛋,我这啊,老上司已经算是很给我面子了,才给我留了这么久。”
我沉默了许久,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能把酒杯碰了一下,听听,那都是生活支离破碎的声音。
“哎,我说……要不然你干脆加入我们公司干得了,混个人事经理的职位那肯定是绰绰有余的,天途还是云虎,随你挑!”
我本以为这个消息,会让邱越感到兴奋,却不料他当即摆手拒绝了我,解释道:“得了,天途你是股东,而且现在也不稳定,至于云虎那边,我觉得不太适合我。”
“你管它那么多,我一开始也觉得不合适啊,但是慢慢地做着做着就发现,其实自己的老本行还是不变的,还是能发挥出自己的价值,而且说不定还可以另辟蹊径,这不挺好的吗?”
邱越喝了一大口酒,转过头来注视着我,无比认真地说道:“一山不容二虎,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明白吗?咱们的兄弟情,我可不想因为在事业的道路上而被影响了,行了,这事就不多说了,我会自己想办法的。”